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封魔殇_ 第一卷 封魔之路 第六十六章 危机1-

时间:2021-01-11 19:00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山茶不泡水小说封魔殇 第一卷 封魔之路 第六十六章 危机1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废墟尘埃之中缓慢走出一人影,正是何墨长老。

    仔细察看他,只见他仍然是弄月境巅峰,而且真元气息上还有点虚浮,这可不是浸润弄月境巅峰多年该有的事,嘴角还有血迹。

    看来是突破失败了。

    张沐雨赶紧迎了上去,关切询问,

    “师叔祖,不知您此次闭关是否已经成功突破到了虚神境?”

    何墨长老长叹一口气,悲伤说道,语气中含有各种的愤懑不甘,“失败了,也不知我此生还能不能够晋升到虚神境?”

    他停留在这弄月境巅峰多年久久不能突破,不知不觉中这已经成了自己的一块心病。以前被教主派到了这蛮荒之地来监视离火道人,心里想着的大多数是对离火道人的不满,想着解决了离火道人这个大患为教主分忧,自己也能够得到教主青睐,接受醍醐灌顶。只是现在离火道人不明不白死去,自己也没得到教主允许自己返回中州的任何指令,要想突破多半还是得靠自己才行了。

    “放宽心,下一次师叔祖你一定能够如你所愿成功晋级到虚神境的,只是现在…”说着,张沐雨赶紧带着何墨长老往拍卖场方向赶去,旅路途中一边将情况向他说明。

    张沐雨是由他亲自看着长大,在何墨心中,张沐雨一直是个稳重恬静的乖孩子,像今天这样毛毛躁躁还真是少见,想必是出了什么天大的事,不细究些什么先赶路要紧。

    …

    就在张沐雨和何墨两人赶往拍卖场的时候,

    拍卖场,

    鬼面人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现在的秩序也稳定了下来,众人原地休整,整个拍卖场内一片废墟,断壁残垣。

    就在大家为死里逃生松下一口气时,一个斗篷人朝着这拍卖场走来。黑色斗篷遮住了他的面庞,从其散发出来的气息上看又是个弄月境中期强者。

    他是谁?不会是鬼面人他们去而复返了吧。

    原本大家伙松弛下来的神经再次紧绷了起来,不少人已经做好了逃离的准备。

    现在白眉家主等源晶城顶尖战斗力都或多或少受了点伤,体内消耗的真气一时之间也没补充回来,战斗力没回复多少,这时候要再对上一个弄月境中期的鬼面人的话怕是极为不利。

    今天这是个什么日子?是不是出门没问黄历还是咋的,这么背。

    倒霉事一桩接着一桩。

    斗篷人踏进拍卖场,面对守卫的长枪,来人揭去他的斗篷显出真容,竟是刘贤。守卫得到白眉示意也就放下了戒备。

    “怎么是他,传言刘贤阁主不是在前一段时间外出遭遇鬼面人设计拦截已经被杀害了吗?怎么现在又会出现在这儿?”

    “谁知道呢。听说就是在刘贤遇害当天,肖然血腥手段再次坐上阁主之位,要说其中的猫腻肯定就他们最为清楚了。”

    在场的众人议论纷纷,评头论足,完全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心情轻松愉悦,再无刚刚的紧绷感。这刘贤虽然刚到来源晶城几天,但其名头那在源晶城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新官上任三把火,来源晶城不到一周时间就把丹药世家王家从三大豪门世家上拉了下来,几近无立足之地,这等本事谁人胆敢小觑。

    只是与围观众人不同,肖然脸色是一脸煞白又一下子变得跟个猪肝色一样,这刘贤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当初不是亲自刺破他的心脏,看着他跌落断坡而死了,怎么现在还会出现在自己面前,活生生的。

    “你到底是谁?胆敢假扮我丹阁执法殿队长,辱我丹阁形象,罪该万死!”

    “各位,我刘贤师弟不日前不幸遭逢鬼面人毒手杀害,现在这个贼人不知使用了什么妖法扮成我师弟的模样,图谋不轨,还望各位能够伸出援手助我擒拿此人,我肖某人必当铭记这个人情!”

    “师兄真是好记性,几天时间没见就将师弟我忘得一干二净了,莫不是以为师弟我真的遭你毒手被你和那些鬼面人暗害不成?”刘贤说道,声调都变了变,那番话语意味什么旁人不甚清楚,到肖然如何不解。

    说话间,肖然已经拔剑朝着就贤砍来。

    一旁围观,心里跃跃欲试,蠢蠢欲动的人这时候也收回了他们半出手的动作,原本想着借此机会能和丹阁扯上关系,以后自己和家族在源晶城那还不得飞黄腾达了。但是后来听到刘贤所说肖然和鬼面人有勾结,他们哪还敢再掺和其中——这原本就是丹阁的内部争斗,自己出手若是能帮对人那倒好,若是选错了,下场只会比王家更惨,而且肖然竟然和鬼面人有勾结,是不是说他也参与了杀害源晶城子弟的魔鬼行径之中,自己不说跟他们之间有多大的血海深仇,就是没有想帮肖然,那也就意味着现在人类的公敌一方,最后等待自己的无非是灭族大祸。

    谁人还敢出手,还是老老实实作壁上观吧!

    “父亲,我们是不是要出手?”白雨浠也来到了白眉身旁,轻语问道。

    白眉摇摇手,示意不要,“这是他们丹阁内部的争斗,与我们何干?别不讨好反惹一身骚!”

    “可是父亲,这肖然和鬼面人勾结…”白雨浠欲言又止,提醒道。

    “这个不必担心,这刘贤一个弄月境中期还会拿不下一肖然这虚空境初期?放心吧。”

    白眉依旧没有出手,完全是看戏来的。

    “刘贤,你这小人,少在这里胡说八道。我看分明是你暗中和鬼面人勾结,假意装死设下骗局,居心叵测,就让我来替师父清理门户!”刚才还一副惊惧模样,肖然立马恢复正常过来,义正辞严,大公无私,装出可怜兮兮模样,仿佛他才是真正被害之人,正气凛然,惩奸除恶义不容辞。

    “任你巧舌如簧,也休想颠倒是非黑白!”刘贤不想再跟他多言,拔剑同肖然生死火拼,一出手就是死手,毫不留情,

    “火灵三绝!一绝,炎火金萝!”一朵朵云萝花从刘贤剑中开起,火焰爆射当即将肖然的剑一把打断,人也被击退下去,一觉两人便已然分出高低胜负。

    “二绝,葬火!”刘贤得胜却并没有罢手之意,第二剑接踵而来,威力更甚,要比之前强了不少,看来是要不死不休,直接灭了。,

    眼看就要抵挡不住,肖然也顾及不上什么了,直接就拿出了保命大招,将体内的神道虚影给激发了出来,

    “既然你要赶尽杀绝,那就休怪我无情了。神道虚影!”

    只是他快,刘贤的动作更快,在他没完全激发出神道虚影的力量出来之前,刘贤双手迅速结印,使出“法天象地”,半截磅礴真气所化成的巨大手指朝着肖然点杀而来,力量虽未到全盛但也绝对不是肖然一个虚空境初期所能够抵挡得了的,在他的神道虚影未完全出来的这个空隙先将其本体诛杀,就是到时候神道虚影要反杀自己也力量无几。

    一来防止了肖然借助这神道虚影之力逃了,二来也是最有效的方法,以最小的代价换来了最大的目标。到时候神道虚影杀害自己,难道自己就没有别的什么保命手段。

    看到刘贤的一指点杀将至,肖然再也顾不上等神道虚影的力量被完全激发出来便操纵神道虚影之力打出一掌进行防御。

    一指对上一掌,两股力量像是两堵反方向的墙壁极速对撞,真气大爆炸,席卷而来,幸亏有白眉家主等人联合布下保护罩,在两人决定召唤这份神威巨力前保护着大家不受伤害,否则现场伤亡又将上涨。只是四周的断壁残垣在两人的对抗下彻底化为乌有,原本也算得上宏伟壮观的拍卖场这下子就只剩下一个空落落的拍卖台。

    众人虽免受战斗余波的伤害,但两人所召唤出来的“法天象地”或是“神道虚影”散发出来的威势却是无法避免,双膝止不住地弯了下去,扑通跪在地上。

    这次两人所施展出来的招式所散发出来的威势虽不及之前的雷帝头骨,却也不是这些弄月境之下的人所能轻易抵抗的。

    今天这算是什么日子?怎么来个人自己就得跪地一回,该不会真的是出门没看黄历撞邪了吧,这个霉运的一天让现场原本只是来这看热闹的源晶城众人难忘,连连啧奇。

    两人攻击威力越来越大,地面皲裂,尘土飞扬,就连原本晴空万里无云的天空也一下子暗了下来,噼啪作响。

    “给我破!”

    最后刘贤一个猛的发力,以点破面将肖然的神道虚影给粉碎了,在刘贤的真气之指就要点杀自己之际,肖然将神道虚影之力做最后屏障自己逃遁离开。

    “刘贤,你最好别得意,终有一日我会亲手解决你,在世人面前揭露你的真面目!”

    随着肖然的逃遁而去,两人的战争也算是拉上了帷幕,以刘贤大胜告终。

    “肖然,我绝对不会再给你这样的机会!”说着,刘贤便下达了对肖然的绝杀令,不论出身来历,只要能将肖然的人头提来丹阁便能领到赏金。

    这可不是生死不论的悬赏,只有杀了肖然并取下其人头才有效,不死不休,丝毫没有给肖然一丝活路。

    而且,刘贤还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一只机械青鸟,携带书信将这儿的大致情况带回圣城中州丹阁的南部分区,信中还请求其师尊去与肖然所在的肖家交涉。这一步可算是把肖然的一切退路都给堵死,天下再难有其容身之地。

    “大家放心,肖然这个人渣叛徒是绝对逃脱不了的,而且丹阁之中凡是和鬼面人有勾结的人我会一一清理,绝对不容许这等恶徒留存于世…”

    肖然事败而逃,刘贤自然是这丹阁之主,其实按照上面的意思本来就是刘贤为丹阁之主。一波三折,总算是回归正途了,一些早就想搭上丹阁之艘大船的世家见事情已然明朗,一个劲的围了过来,纷纷祝贺。

    而就在众人放心之际,两人从天而降,一老一少,威风凛凛,正是何墨长老和张沐雨。

    他们俩人怎么来了?又是所为何事?

    “何墨长老大驾光临,白某人有失远迎,还望见谅!”白眉一脸笑意迎了上来,不管对方所来为何,总不要把情况给弄得太僵才好。

    拜火教在源晶城中设立分坛多年,但却和这儿的人往来甚少,一来是因为张迟何墨两人来这本就是有任务在身,监视在离源晶城不远处的火云山开宗建派的拜火教元老离火道人的一举一动,虽说是以传播拜火教的信仰,二来也是不屑,同圣城中州不同,玄域南部多山荒野,也就被其视为蛮荒之地,尚未开化,而且就这源晶城上下不过是个下三等城市,一个偌大的城市顶尖人物恐怕就是眼前这个白眉了吧。

    弄月境中期,太差了!与其花时间在这些废物身上,倒不如好好闭关,寻求突破。

    看到何墨长老亲自驾临,王天风像是见到神灵降临人世一般跪迎到其面前,整一哈巴狗,哪还有半点人样,就算你王家再落魄好歹也曾是源晶城三大豪门世家之一,不用这么殷勤去给人当狗吧,虽然在场许多的世家也很想当他的狗。

    碍于面子,内心挣扎痛苦,能得到拜火教的支持注定自己将能称霸源晶城,别的还有什么重要的?而且就算你不讨好,屈服于拜火教的两大长老之下又有何异,一个不慎甚至可能给自己和家族招来杀身之祸。

    刚刚同王家不对付的龙家家主龙奇水脸色难看得就要拧出水来,若王家能够得到拜火教长老的支持,那倒霉的就将是自己了,再次屈居于王家之下遭受一点侮辱还算轻的,只怕到时候王家是留自己不得,龙家在源晶城将无立足之地或是灭门!

    何墨没去管这些世家人物心里打得什么算盘,就连正眼都没瞧上白眉几眼,诘问道,

    “听说你们无意中得到了雷帝头骨。现在雷帝头骨何在,为何不将之进献给我拜火教?”

    好生威武霸气!

    一开口就是责问,并要众人交出雷帝头骨,仿佛是自己的心爱之物被人给夺走,理直气壮。

    而且其用词“进献”那是什么意思?那完全就是一副上位者俯瞰之姿。

    “凭什么?你说要,我们就得给你?”人群里一个年轻小伙不忿其这种趾高气扬的态度,当即回答道。

    只是他话还没说完,何墨一掌打出将之化为乌有,年轻小辈所在的家族吓得赶紧跪地求饶,

    “就凭这个!”

    拜火教在整个玄域之中也算是上是名门正派,正道势力之一,可是门下弟子,还是长老级别的人物在外,一个言语不和就是出手伤人,谋人性命,如此行为也能称得上是正派人士作风?与鬼面人何异?

    谁的拳头硬谁就有理,谁便是那个书写规则之人?

    若真如此,错的不是何墨,而是这个世道人心!人与自然的对抗固然是千百万年来的主旋律,但人同人之间的斗争却是亘古不变的主角——如果不是人类社会开启了以武力为尊,尊崇武道、血脉,宗门林立,勾引斗角,尔虞我诈,自私自利,会有何墨,有他这种肆意妄为的行为出现?

    “何墨长老请不要生气,一个年轻小辈不懂事,你就不要跟他太过计较了!而且人都已经…”白眉出来打了个圆场,让他宽恕其族人。虽然白眉和何墨长老都为弄月境强者,且在境界修为上相差无几,但何墨出身于拜火教这种庞大势力又岂是自己一个出身偏远山区,毫无根基的人所能够比拟得了,无论是功法,手段什么的就远不是自己所能够比得了的。就算自己能够胜其一筹,白眉也不敢招惹他,只因为其背后站着的是玄域一等一的大教拜火教!

    “说!”何墨本就是个暴脾气,被这些人拖拖拉拉的火气也就自然而然上来了,威压朝着白眉放出要逼迫其俯首称臣,将之乖乖献上。至于那些蝼蚁,他可着实没有兴趣,更不想将自己宝贵的时间花在这上面半分。

    何墨虽强,但就是一个威压就想令同为弄月境的白眉家主屈服也实在是太瞧不起人了。

    表面上装出一副难受就要支撑不住他的威压的样子,白眉家主半弯腰,双腿有些轻微抖动,战战兢兢将事情来龙去脉给他说上一遍,给足了他面子了。

    “什么?自己消失了?”何墨长老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以为是白眉骗他想要自己独吞下这重宝,便又问了几个人,问了王家家主王天风,得到答案都一致,心中的怀疑才有所减轻,暂且接受这个事实吧。

    “这人到底是谁啊?”

    和张迟何墨两人相见不过是在一个月前,封晟还不至于如此健忘,但为了掩饰自己的身份,同时也是检验一下这何墨是否认出自己,封晟便装出一脸茫然的样子向旁人问道,吓得袁天奇赶紧来到自己身边堵住自己的嘴,生怕自己冲动,嘴巴一时管不牢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落得和之前那个不长眼的年轻小辈一个下场。

    “好,雷帝头骨的事还勉强说得过去!但现在我要你们给我一个答案,究竟是谁人害死了我的徒儿王奇?”何墨怒目横眉,活脱脱变成一只长满鬃毛的狮子,胡须髯毛竖起,又像是一只与人争食的斗鸡,一双死鱼眼瞪得老大,威势迸发,让人不禁心生畏惧,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