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左道江湖_ 2.心魔-

时间:2021-01-13 20:42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驿路羁旅小说左道江湖 2.心魔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数日之后,道观之中,隐修于此地的沈秋,正津津有味的捧着一本珍贵道典在阅读。

    在他脚下四周,零散的放着十几本古籍,有武艺绝技秘典,也有正统的道门秘典。

    就如他手中捧着的黄庭经,乃是千年前存下来的仙术卷。

    那些文字玄而又玄。

    普通人别说领悟了,就连读起来都难。

    这是属于学霸的世界。

    学渣止步!

    “唉,就不能好好说话,非要写的如此晦涩,真叫人头秃。”

    沈秋叹了口气。

    翻阅手中道典纸张,一本经看完,结果看了个寂寞。

    但这不光是悟性的问题。

    宝药重塑根骨后,沈秋的悟性算不得顶尖。

    但也绝对不差。

    这会看不进去这本经,主要是因为,他心里还有其他事情。

    现在已是正定二十六年的十二月份了。

    距离春节,只剩下不到两个月。

    去年的春节,本说好要和爱妻家人一起过的,结果最终还是错过了。

    虽然瑶琴来信说,她并不在意这些。

    青青更是可以理解师兄忙碌。但沈秋心里还是有种愧疚,把爱妻和师妹丢在陶朱山,虽然有阿青护持,安全无恙。

    但总有些薄情之感。

    “今年春节,不管有天大的事,也要陪在她们身边。”

    沈秋暗下决心。

    算算时间,还有不到两个多月。

    从齐鲁赶回去,应该是足够的。

    不过说起时间,沈秋就又皱起了眉头。

    “我对于时间的概念,已出现了一些很难形容的偏差。”

    沈秋举起左手,放在眼前。

    眼中有难言之色。

    自从剑玉幻梦的时间流速维持在十倍之后。

    他对于外界的时间变化,确实就再不敏感,虽说不可能一天十二个时辰,都躲在幻梦中修行。

    不可能达到那种一年当十年过的境界。

    但两种时间流速的错乱,依然对他造成了强烈的干扰。

    属于他的时间,似被无限拉长。

    将仇不平安葬在青龙山,与小铁暂时告别,让他在齐鲁之地继续漫游行事,是不到半个月前的事。

    但对沈秋来说。

    却遥远的如同一两年前的旧事。

    的确,不管幻梦中时间怎么流逝,外界都不会变化。

    但属于沈秋的成长,却很难再用普通的时间流逝来形容。

    他这具躯体。

    现在刚到弱冠,二十岁,但沈秋的自我感知,或者说他的精神年纪,在剑玉幻梦的不断摧残下,已有差不多快不惑之年。

    尤其是在不带斗笠的情况下,躯体的年轻,和精神的老成,内在和外在的差别,以一种很微妙的方式结合。

    给沈秋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气质。

    诡异。

    不舒服。

    尤其是那双清澈的眼睛,透着一股与年龄极不协调的邪气,就好像是他也被老鬼夺舍。

    年轻人的躯体中,换了个中年人的神魂一样。

    “时光只是流逝,年纪渐生,却不代表成长,转眼间,我就成了一个该喝枸杞茶的油腻大叔。”

    沈秋坐直身体,将手中黄庭经合拢,放在脚边,又信手拿起一卷秘籍,摊开来。

    他一边看着这份“九九归真歌诀”的内功心法,一边说:

    “我还听人说,大部分人,其实在而立之年就已死去,之后的人生,不过是前三十年的不断重复,黄道长,觉得这话对不对?”

    “一派胡言。”

    书籍摆满的古朴书架后,身穿道袍的黄无惨信步走来。

    这位玉皇宫当家掌门一边抚摸着修缮极为工整的胡须,轻声说:

    “贫道见你方才读黄庭经,也该知晓,我道家明言三千句,可曾有一句劝人浑噩?

    人生数十年,便是用心温养,也不过延寿十几载,人之一生。

    可以如树下蚍蜉,也可以枯木逢春。

    可以如白驹过隙,也可以度日如年,哪有什么而立之年就死去的糊涂说法?”

    紫薇道长面色温和,丝毫不在意沈秋此时已传遍天下的妖人身份。

    他站在沈秋身后一丈,轻声说:

    “幼童纯粹,壮年精进,中年内敛,垂髫悠然,如四季变换,只要有心,处处都是风景。

    贫道也不知是谁告诉你这般话,但料想那人,也必是癫狂出格之人,就和你一样。”

    “不,道长没明白我的意思。”

    沈秋脸上咧开一个恶意满满的笑容。

    他头也不回的说:

    “我说这句话,不是为了和道长辩论这些人生大道理,我想说的是,林菀冬此时就在玉皇宫中。

    我家姑娘已把她娘送上门来,道长却非要还做柳下惠之态。

    两人明明互有情谊,却非要画地为牢如陌路。

    林菀冬倒也罢了。

    人家毕竟是女子,这等事情不得主动。

    但道长你一个大男人,却迟疑至此,是怕揽上责任?还是朝三暮四,看上其他姑娘。对我那人美声甜,徐娘半老的丈母娘,已变了心?”

    黄无惨被这话一激。

    原本悠然的表情,立刻变得尴尬起来。

    那股仙风道骨的气质,一下子被连打带消的抹掉。

    至于林慧音的身世,本该是瞒着的。

    但这一次林菀冬过来玉皇宫后,却不知出于何种缘由,将这事告诉给了黄无惨。

    让紫薇道长震惊之余,心头烦乱的事情,又多出了一件。

    这些时日,他心里不静。

    除了蓬莱之事的阴影外,还有很大部分,是来源于自己那远在潇湘,未曾相认的女儿。

    沈秋活动了一下肩膀,站起身来。

    他扭头对脸色微沉的黄无惨说:

    “我说道长的精进之念,早在而立之年就死了。这话有问题吗?

    若是而立之年的道长,胸中一股豪气,此时怕也不会这么纠结吧?”

    “咱们翁婿之间,就别说那些场面话了。”

    沈秋歪着脑袋,语气平和。

    不断的往黄无惨心中戳着刀子。

    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毫不留情。

    他说:

    “我是不想让我家瑶琴和慧音,卷入蓬莱之事中,那些修仙入魔的混球,现在的安静,只是为了之后闹出天翻地覆的风波。

    我来齐鲁。

    在你泰山住了这十天半个月。

    把我这神武秘术,对你等倾囊相授。

    为的就是恶事来时,老丈人你能支棱起来。

    能以江湖前辈的身份,为我等撑起场面,不让我和我兄弟们孤军奋战罢了。”

    沈秋叹了口气,手指虚握。

    做了个拔剑的动作。

    说:

    “可惜,老丈人啊,你这些时日,真是让小婿有些失望。”

    黄无惨知道沈秋的意思,这说的虽然是他和林菀冬之间。

    但其实指的是太阿剑的事。

    本来威道太阿剑,作为目前的天下十二器之首,在黄无惨手中,该爆发出不逊于任豪的武力。

    理论上说,剑主和剑心神合一。

    以太阿的威道之气,和张莫邪掰掰手腕都做得到。

    但现实就很骨感。

    “诸位神魂皆已入门,我会留下些许灵气助各位修行,今日下午就要离开泰山。”

    沈秋见黄无惨不回答,便也不纠结那个问题,朝着紫薇道长伸出左手。

    他说:

    “我体内真气,练虚返实即将完成,将入先天之体,得寻个地方闭关一段时间,顺便回去看看家人。

    齐鲁幽燕之地,现在如一锅沸腾的水。

    南北交战,兵荒马乱中,又混着蓬莱人在其中搅风搅雨,就像是是个悬在头顶的爆弹,也许下一瞬就会炸开。

    但江南之地也有些阴云密布。

    沈某有心杀贼,却分身乏术。

    就如道长所言,齐鲁之地的事,还是得你们这齐鲁武林人去自行解决。”

    道长也伸出手,与沈秋的手隔着一段。

    吹拂心魂的怪风忽起。

    下一瞬,两人又入幻梦之中。

    出现在一处完全模拟玉皇宫山崖的平台上。

    黄无惨的魂魄有异。

    不如寻常心魂淡薄,凝实中带着温润光芒,显然是已修成神魂之境。

    不愧是玉皇宫掌教。

    在心思不定的情况下,还能如此短的时间就完成这等修行。

    黄无惨的天赋根骨,也是那绝世天才一流。

    不过道长的神魂,却和沈秋的神魂不太一样。

    在他神魂主体之后。

    总有个模模糊糊,如光圈一样的幻影。

    就像是撕扯的影子般罩在他身上,断的活动着,还能听到一些喝骂的声音。

    显得相当真实。

    那是黄无敌。

    从紫薇道长的主人格里,分裂出的另一个人格,两人不仅共享同一具躯体,还共享同一个灵魂。

    “有些话在外面说,被外人听到就不得了。”

    沈秋活动着双臂,肩膀,就像是开打之前的热身,他对眼前的老丈人说:

    “现在就剩咱们翁婿两人,我也就不藏着掖着,如今天榜陨落的就剩下这几个人,在这些老前辈里,老丈人你的战绩难看的很。

    究其缘由,就是因为你这散魂症,拖累了你的发挥。”

    “大家都说,道长你之所以生出散魂症,是因为败于张莫邪,有了心魔。

    但就我这些时日和你的相处来看,我真不认为你是那种失败几次,就会生来心魔来的垃圾武者。”

    他直言不讳的说:

    “我将离开齐鲁,离开前便要把这隐患,好好给道长说一说。

    大敌在前,心魔不除。

    道长别说战而胜之,怕是连自身都存不下来。

    而以我看来,道长的心魔,根本就不是这个人格分裂的黄无敌。

    而是林菀冬!”

    “胡说!”

    黄无惨双指并剑。

    有紫色剑气环绕周身,在这个灵气充盈的地方,他的剑式,也比外界更多出几分威道之气,那些紫色剑光灵活的很,就如有了灵气道韵一般。

    他盯着沈秋,带着一股怒气。

    厉声说:

    “我的情况,和小冬没关系。”

    “我长着眼睛,道长,你这样说谎,瞒得过谁?”

    沈秋撇了撇嘴,指着自己的脑袋说:

    “虽然你和她都对当年的事忌讳莫深,不愿多说,但我大概能猜到。

    无非就是青梅竹马,共抗强敌,凄惨落败,又因为些其他事情,做了逾越之事。

    她可能不是自愿的。

    也有可能是你受伤时走火入魔,兽性大发。

    你因此憎恨自己,恨不得自我了断,毕竟这种凌辱之事,与你武道不符,更不是大侠该做的。

    万念俱灰下,为了不使自己崩溃,这才生出了黄无敌这个人格。

    他帮你抗下罪孽。

    你自己却遗忘了那段记忆。

    就像是一黑一白,坏事都是他做的。

    你依然双手洁净。

    但现在,慧音的存在,就是当年那事抹不掉的证据!”

    沈秋夸张的笑了笑,带着满满恶意说到:

    “除非是我丈母娘,偷偷给你戴了绿帽子,就因这些破事,让你和我丈母娘的武艺,双双停步不前。

    以我那丈母娘的天赋根骨,最少也该是个半步天榜才对。

    但她心灵有漏洞,始终忘不掉那些,多年苦修,也只能止步于地榜前列。

    而你更惨,虽入天榜,却再也再难进一步。

    更无法和太阿剑真正心神合一。

    那黄无敌牛皮吹的大,说自己能执掌太阿,实际上,他也做不到。

    他就是你,你就是他。

    不除心魔。

    你永远只能是持剑人,而非太阿剑主。

    我本想用分神之术,切下一丝魂魄,再以灵气填充,帮你除了黄无敌这个拖累。

    但现在我做不到。

    因为根本没用。”

    沈秋摊开双手,他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没了黄无敌,还会有新的人格来干扰,解铃还须系铃人,道长。

    你得直面过去那些事。

    道歉也好,补偿也罢。

    人现在就在你门派之中,你就躲在玉皇宫里,一点表示都没有,未免太让老情人伤心了吧?”

    黄无惨没有回答,他的神魂在那紫色剑气的交缠下,诡异的闪动一分。

    下一瞬,神武之术激发。

    灵气混着真气爆裂开。

    眼前人一指斩下,便有破天般的一剑砍来。

    “轰”

    沈秋所在之地,被爆裂的威道剑气整个绞碎开。

    “你在教老夫做事?”

    那神魂背负右手,左手抬起。

    周身气息,如山海屹立,稳若泰山。

    他恶声恶气的说:

    “别以为我那慧音孩儿倾心于你,就可以随便胡说,你两婚事,老夫绝不同意!

    我家闺女,不可能与其他女人共侍一夫!

    你这行事恶劣的江湖妖人,根本配不上我家闺女!

    想带走慧音?

    先过老夫这一关!”

    下一瞬,在这幻梦之中,沈秋的身影,自那飞舞剥离的紫色剑气中重生走出。

    残余的剑气乱舞,却始终无法打破沈秋身外的涅槃气盾,就如顶着个乌龟壳一样,大摇大摆。

    他看着眼前气势大变的紫薇道长,便知道那个莽夫人格又出来了。

    “黄无敌?”

    “嘁”

    沈秋冷笑一声。

    双手握紧成双拳,不再有别样真气涌出,取而代之的,是如五彩琉璃一样的古怪气流,缠于双臂双拳之上。

    “你这莽夫,真没礼貌!我和我丈人说话,有你什么事?”

    “孽畜!”

    黄无敌见沈秋如此无礼。

    怒从心生。

    这莽夫运作灵气混杂的真气,手指虚点,又向前斩出三剑。

    破天般的剑气纵横,压得平台都有些地动山摇。

    “哐”

    开天一拳,向前轰出。

    五色气流溶于灵气,其拳劲爆裂如龙。

    在雷鸣声中,将眼前三道剑气正面击破。

    神武.开天!

    脚下微动,便有漫天残影遍布其后,缩地成寸间,天机无常打来升龙一拳。

    轰破紫霞气盾,带着刚猛力道,打在了黄无敌的神魂之上。

    一拳中包含五行流转。

    五道气劲分带五种力道。

    在撞击到道长下巴时,被他以拳术堪堪挡住。

    两人气机碰撞,带起灵气破碎的风暴,如龙卷横生。

    沈秋看着眼前满脸愕然的泰山莽夫。

    冷声说:

    “收拾不了黄无惨,还收拾不了你?”

    “你既自己送上门来,那就休怪沈某不留情面。”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